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焦点 > 积极复垦私人财产遭损害?昆山综合保税区被指“卸磨杀驴”

积极复垦私人财产遭损害?昆山综合保税区被指“卸磨杀驴”

2019-02-25 来源:  浏览:    关键词:昆山综合保税区

近日,《商业观察》记者接到苏州市昆山开发区芯晨红豆杉种植基地经营者的投诉,称自己参与昆山市综合保税区土地复垦过程中遭到一系列不公平对待,财产权益受到严重侵害。1月25日《商业观察》记者赶往昆山进行了实地调查采访。

响应号召复垦土地 亏损连连遭无条件收回

据当事人诉说,2011年昆山开发区综合保税区管理局因前期将待开发土地2500亩用于堆放上海运过来的建筑和工业垃圾,被国家卫星遥感拍摄到,要求予以整改,对土地复耕,自己为了响应政府号召,于2011年12月1日与昆山综合保税区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承包昆山综合保税区二期待开发土地委托复耕协议书,该协议书有昆山综合保税区管理局有效签章,且无明确期限,直到土地开发利用退耕后自动停止。

当事人称自2011年12月起,他们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来改善土质,解决土地抛荒问题。由于土中搅有大量石块和建筑碎物,拖拉机不能翻土耕作,开沟机不能开沟,人工更无法开沟,花费了2年多的时间,投入近200万才平整好了土地。而耕种的前几年基本都是连连亏损,有时甚至1000多亩地作物被泡水淹死,颗粒无收,损失惨重。其中有450亩地土质差到无法种植农作物,经保税区管理局有关领导同意用来种植苗木,截止2015年,种了小麦1500亩,苗木450亩。但是2015年4月又突然接到综保区物业管理公司的通知,要求“终止原定协议”,当事人提出分批退出土地,最后保留450亩苗木地,并希望得到前期土地复耕费用补偿。后管理局原局长吴巧根也批示,保留苗木地,但对苗木地的保留期限并未明确。相关批示文件如下:

1.png

辛苦复垦为他人做嫁衣 谁才是受益者?

当事人又称自己当初所签订的复垦协议明确提到复垦的土地不能种植水稻等水生作物,但是等他们复垦好了就立即无条件收回土地,马上转包给别人种植上了水稻,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而且现在土地被无条件收回,投资打了水漂,就在2014年他们公司还替合作户代赔十多万元,也未要求综合保税区承担赔偿责任。这些年来的土地复垦专项费用及各种补贴、奖励分文也未拿到。当事人张雪东表示希望得到土地复耕费用补偿的恳求至今也未得到政府任何回应。

据《商业观察》记者了解到,根据《土地复垦条例》相关规定:对历史遗留损毁土地和自然灾害损毁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投入资金进行复垦,或者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吸引社会投资进行复垦。土地权利人明确的,可以采取扶持、优惠措施,鼓励土地权利人自行复垦;自行将损毁土地复垦为耕地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给予补贴。《森林保护法》第十二条也明确规定:在植树造林、保护森林、森林管理以及林业科学研究等方面成绩显著的单位或者个人,由各级人民政府给予奖励。

国家珍稀植物遭破坏性挖掘拒赔偿

然而事情还未结束,张雪东又向《商业观察》记者诉说了另一件令他们财产权益受损的事件,他们在土地上种植了红豆杉1万余棵,香樟树2000棵,苦楝树1500棵,榉树3000棵,朴树、合欢树1500棵。2018年11月,昆山综合保税区物业公司再度提出要无偿收回土地,要求当事人在7日内清空并交还土地。当事人说考虑到现苗木已成林,冬季不适合移栽苗木,成活率很低,7日内根本无法清空。2018年12月24日上午,物业公司在不予合理补偿、也未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动用了警力强行挖掉了苗木,使他们数年的辛苦投资经营血本无归。以下是当事人提供的图片:

2.png

(昆山开发区芯晨红豆杉种植基地遭破坏性挖掘之前航拍图)

3.png

(破坏性挖掘现场照)

4.png

(破坏性挖掘现场警力)

当事双方各执一词 孰是孰非?

在接到当事人张雪东的投诉后,《商业观察》记者立即前往苏州市昆山开发区综合保税区管理局进行事件的调查与核实,该局李志强副局长称:“不清楚该事件,有事找开发区办公室翟副主任。”李局长口中的翟主任是昆山市开发区管委会的新闻办主任。在昆山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会议室,由翟主任主持昆山开发区综合保税区管理局及其物业公司接受了记者采访,《商业观察》记者就当事人张雪东所说的“这块土地堆放了上海运过来的建筑和工业垃圾,被国家卫星遥感拍摄到,要求予以整改”进行了确认,但对方却否认了卫星遥感拍摄这一情况。并称这块土地复耕的原因其实是国土局规定的,是因为不允许土地的抛荒,才让保税区物业公司找人来承包这片土地的复耕工作,而且这片土地是待建设用地,在没有企业项目入驻之前,这片土地是需要找人复耕的,但什么时候有企业入驻项目,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且这块土地从农民那边收回来的时候不存在分歧,当初所说的就是无偿给他种,如果要收回提前七天告知,没有其他金钱的补助,一切都如协议所说的那样,是双方达成了共识的。

之后《商业观察》记者又提问这块土地复耕之前的状态是什么,对方律师回应:“不知道,当事人他所做的投入是他自己的事,只要是合理范围内。我们也免费提供了农器具,他是乐意接受的,因为他知道这片土地可以赚钱才跟我们签了协议,但是现在他却失信了。至于为什么不允许种水稻,是因为考虑到如果要七天内收回的话,会减少对方的损失。”

《商业观察》记者提问当时有没有合法合规的程序来实行清理工作?对方律师回应称物业公司聘请的公证机构现场做了摄像,是由第三方来做清点的,但是具体的相关材料他们还没收到。

《商业观察》记者又据当事人张雪东说当时移植过程是有警方强行移植的事情发生做出了提问,对方回应:警察一直在外面的道路上巡逻,没有警察在绿化地里,在报警之前是不可能有警察强行拔除红豆杉的,肯定没有警察参与移植工作,他们提供的照片有警务人员可能是因为张雪东单位报警之后,或者路边巡逻的警察过来的,他们纯属造谣。

双方各执一词,无奈《商业观察》记者又前驱东林种植场地,就是红豆杉种植地进行调查,《商业观察》记者发现那块土地已经有施工车停留,在我们拍照之际,又有人将施工车开走,情况实属奇怪。

5.png

(图为现场照片)

6.png

(图为现场照片)

在现场我们还遇到了勘测工作人员,当《商业观察》记者问道这块地未来的用处时,他们称是宝能新能源用地。于是我们又前往昆山国土局,习局长接受了采访,《商业观察》记者就宝能用地是否取得了合法使用权提出了质疑,局长称北侧地块合法取得了,但是东林种植场地块属于待开发土地,有施工车是因为在做前期平整工作。既是合法施工,为何见到《商业观察》记者就“躲猫猫”呢?

 7.png

8.png

《商业观察》记者还从当事人处了解到,此前,在2017年江苏华电昆山热电有限公司因燃气管施工需要移栽一部分苗木的时候,他们曾找管理局局长张晓冬沟通,后在该局法律顾问的协调下达成600元/棵的补偿协议(如上图),如今为何就没有补偿了呢?目前此次事件还未得到确切的解决方法,《商业观察》记者将会继续追踪。

记者    邓睿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